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学校要闻 >

学校后门外 我记忆中那条魂牵梦绕的土路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25 10:04 点击数:

(原标题:那条土路)

岳康乐

学校后门外有一条土路,土路不长也不宽,长约半公里,宽可通一辆马车。我几乎每天都会走那条土路,有时是出去买东西,有时纯粹是为了走一走、看一看。

在土路的两侧是各种蔬菜、庄稼和一兜兜的野草野花。庄稼和菜畦呈坡形,最底端是一方水塘和一片杨树林。每次经过土路,我都会刻意放慢脚步,去看一看不同时节自然的不同呈现,去品一品不同呈现所蕴藏的细致美好。

春时“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夏有“上田稻似下田青,乳鸭儿鹅阵阵行”,秋则“河水清浅岸草绿,闲卧黄土梦逍遥”,冬时“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土路虽土,但藏有无尽的风景,若你捧着一颗细腻的心,书中的美好便可尽收眼底。

走土路的过程是一路欣赏,一路思索的过程,于我亦是一种调节,一种收获。漫步土路,我发现了燕子呢喃,轻盈飞复落,在空中划出迷人的线条,一次次的衔泥,筑巢安家,那奉献,合作,融洽成就了幸福美满的家庭;漫步土路,勤劳的人们把荒地收拾成菜园,我发现了播种的汗水和收获的笑容;发现了芽苗的拔节生长那撼动人心的生命力;也发现了枝干枯萎消残,岁月轮回,时光飞逝。

当然还有那密齐齐的各种小花,也许根本无人看,也无人惜,可是它们还是陶醉在自己的怒放中,不像紫色的喇叭花借着艾蒿爬的高高的。

暴雨后的土路,别有一番感觉,踩在沙子处,松松软软,清新舒适,绝对的“沾地气”。兴奋时拿一截树枝,以大地为纸在光滑的沙土上做一副画,写一副书法,自得其乐。

若是连阴雨时,土路变成了师生心中的“殇”,泥泞不堪,水洼片片。要么让你布鞋变水鞋,要么让你戴上“脚镣”,特别是遇到周末放学时,本就拥挤的道路,湿滑异常,一不小心便成了一“泥人”,人散车退后,土路满身车辙脚印,满目疮痍。但天晴后,半天工夫,土路又修复为细腻柔软的样子。

雨时土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上学小路也是一片黄胶泥路,每每下雨时,上学便成了难题:筒子鞋底沾满了厚厚的泥疙瘩,一步三踢腿,累的一身汗。这时,便把鞋囤掉,拎在手中,赤巴脚“嘌嘌嘌”的跑起来……这种体验不会再有,这情景深深的留在记忆深处,如今想来,心中仍是喜悦和忍不住的兴奋。恰如海盈诗中说的“雷电交加起苍黄,雨后彩虹贯远方。赤脚泥路觅童趣,偶见天牛喜欲狂。”

土路,那条土路,你承载了我心情的安放和对自然的眷恋,我无法触摸你的温度,你已温暖了我。(岳康乐,男,潦河坡镇中学青年教师

(文:岳康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