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不端何时休?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07 10:37 点击数:

(原标题:科研不端何时休?)

百余篇国际论文被撤销事件,在刺痛中国学术界神经的同时,随着调查的深入正逐渐浮出水面。“基金委对与其有关的28篇被撤论文展开集中调查发现,这些被撤论文均委托了第三方中介机构进行‘润色’并投稿;更有甚者,通过论文买卖,请人捉刀代为撰写和投稿。”在12日国家自然基金委举行的“捍卫科学道德 反对科研不端”发布会上,自然基金委主任杨卫通报了上述情况。

“对研究人员而言,科学道德设有红线,一旦逾越,你只能出局。原因很简单,科研失信的学术氛围会像重度雾霾一样,让整个学术界集体窒息。”杨卫强调。

他介绍,事件曝出后,基金委立即下载了全部论文并对使用被撤稿论文作为研究工作基础的申请和获得科学基金项目的情况进行摸底。核查发现,有23篇被撤论文标注了科学基金资助,有5篇被撤论文被列入已获得资助的项目申请书中。根据调查结果,2015年6月基金委及时对涉及的13项处于评审状态的申请项目终止评审程序,2016年3月和8月经监督委员会审议,对52位相关责任人和1个依托单位作出严肃处理。

时光回溯,2015年3月英国现代生物出版社宣布撤销43篇论文,其中41篇来自中国。不久,施普林格、爱思唯尔、自然等国际出版集团亦纷纷行动,相继撤稿,其中涉及到中国作者论文76篇。

论文撤销事件情况复杂,但被撤原因中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同行评议涉嫌造假”。为了提高科学出版的公平性,学术刊物通常邀请论文所涉领域的专家评价论文质量,提出评审修改意见。“同行评议造假,简单说,即伪造论文审稿人邮箱,提供虚假审稿意见,操控论文同行评议过程。”杨卫解释。

斯普林格出版集团撤销的上海某大学王立山等人于2013年发表的1篇论文,即是这一科研不端行为的典型案例。基金委调查过程中,王立山在以第一作者身份撰写论文后,伪造了通讯作者电子邮箱,随后委托其同学臧卫东投稿。根据臧卫东自述,他在投稿推荐审稿人环节伪造审稿人邮箱,借此掌控此邮箱并向编辑部反馈编造的审稿意见。

虚假的同行评议背后隐藏着一条灰色的产业链——第三方中介机构。在重点调查28篇与科学基金项目相关的被撤论文时,基金委发现这些论文全部是委托第三方投稿,其中13篇论文投稿与一个名为上海丰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三方有直接或间接关系,而王立山和臧卫东则是该公司的前后任法定代表人。

不过,面对第三方中介机构的“猖狂”,陈宜瑜感觉有些“鞭长莫及”,“有时打开网页,扑面而来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小广告’,什么样的论文价格多少,发在哪里等等,不一而足。但因相关法律法规未能及时跟上,无法制裁。”

而受到这些“广告”蛊惑最终酿下苦果的不在少数。杨卫告诉记者,调查中不乏一些已从事科研工作多年的“老司机”,他们有的已50、60岁,多数英语底子不好,发国际论文困难,从网上看到相关“广告”一时心动,以致“鬼迷心窍”犯了错误。

科研不端行为背后折射的是国内科研诚信的缺失。“伪造、篡改、抄袭,这些学术失范本质上是行为失范。”陈宜瑜认为,很多科研不端行为固然与个人主观意识有关,但系统完整的科学道德和行为规范教育的缺失,也是引发科研不端行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像从小教育孩子偷东西不对一样,加强科研诚信建设也需要加强科研行为规范教育。

当然,中国科研评价标准失当,则加剧了科研不端。调查发现,百余篇被撤国际论文中,相当一部分与临床医学有关。“现在若想由普通医生晋升主治医生、主任医生,论文发表在何处、数量的多少都是非常重要的考核标准,于是很多医生一边忙看病一边忙论文,如此一来出现科研不端行为也就不足为怪。我有时很同情他们。”陈宜瑜说。

不过,中国科研诚信是否真的到了如此不堪地步?根据杨卫援引的相关数据,此前关于论文欺诈或疑似欺诈的统计显示:美德日排名前三,中国排在第四。“被撤稿论文数量的增加,与中国论文数量的快速攀升不无关系,这是中国论文崛起中遭遇的‘成长烦恼’。”杨卫称。

在杨卫看来,科研不端行为频发不仅是中国科学界当前面临的困惑,也是世界各国科学界共同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根除科研不端不是5年或10年就可解决的问题,优化学术生态是一个系统工程,而维护科研诚信,中国正在路上。

多年来通过不断探索实践,基金委逐步形成了“教育、制度、监督和惩处并重”的科研诚信建设体系,一直将严肃查处科研不端行为作为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重要手段之一,对不端行为实行“零容忍”。与此同时,注重长效机制的建立。比如,2015年顺利完成了《项目评审专家行为规范》的发布工作,2015年11月参与并与中国科协等其他6家部委共同研究制定了《发表学术论文“五不准”》,与各部门共同引导科技人员加强道德自律,维护良好学风,捍卫科学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