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学研究 >

打游戏将会玩物丧志?研究结果证明这并不科学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1-13 13:08 点击数:

相信很多玩家都受到过“玩物丧志”的指责,时间长了一遍遍重复之后,可能会觉得真是如此,但研究结果表明,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

据Grunge近日报道,如果你是个游戏玩家,当你向家人、朋友或者不玩游戏的同事解释自己在空闲时间玩游戏时,通常会收到茫然、不理解的回应,好像在说他们不知道你竟然有如此不成熟的品味,觉得你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事实上,你可能根本就没有在浪费时间,打游戏不仅不会让人玩物丧志,还可能让你变成更优秀的人。(但千万别沉迷)

打游戏可以帮助对抗抑郁和焦虑

科学美国人在2013年的一项调查发现,1/6的美国成年人正在服用某种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其中大多数人都患有焦虑和抑郁之类的症状。如果你也有同样的遭遇,也许可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治疗——打游戏。《Slate》杂志报道了心理学家布莱恩·萨顿-史密斯(Brian Sutton-Smith)的研究,他认为抑郁而不是工作才是玩耍的反义词。沮丧的人面临的一个最大挑战可能是缺乏做事的动机,而挑选你最喜欢的游戏则是获得动力的完美方式,无论是解决谜题、进入下一关卡还是打败邪恶反派。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证明,当我们开始玩游戏的时候,大脑里有些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游戏刺激了与动机、奖励和学习相关的大脑领域,游戏中的成功使大脑中的奖励中心感到温暖和柔软,而沮丧则与之相反。玩电子游戏可以修复抑郁症造成的伤害,学习面对现实生活中的障碍,就像面对虚拟现实一样,可能会让你更有能力应对各种生活挑战。实际上,有些视频游戏就是围绕着各种各样的精神疾病开发出来的,比如女性游戏开发者佐伊·奎因(Zoe Quinn)所开发的《抑郁症探秘》。

协作游戏让人更愿意提供帮助

如果每次同事向你寻求帮助时,你都会产生畏惧或厌烦心理,那么你应该花些时间玩些视频游戏,特别是那些通过协作才能通关的游戏。这可能会让你变得不那么暴躁,让周围的人更加欣赏你。德克萨斯理工大学教授约翰·韦勒兹(John Velez)研究了游戏内的合作如何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在一项实验中,参与者的任务是合作玩《时空分裂者》(Time Splitters)或单人去玩《光晕:致远星》,然后回答在现实世界中,是否想通过让别人听到响亮的、令人讨厌的声音来引起冲突。像《光晕》这样的暴力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并没有增加玩家的暴力倾向,而玩协作游戏也减少了他们的暴力倾向。韦勒兹说,这些结果值得深思,当人们开始谴责暴力视频游戏鼓励攻击的时候,这些因素绝对需要考虑进去,尤其是涉及到协作游戏的时候。人们似乎更专注于帮助他人,更关注世界的社会层面,无论虚拟或真实世界。当参与者玩非暴力游戏时,韦勒兹得到了同样的结果。或许这是要求老板让你玩《使命召唤》的最佳理由。

《俄罗斯方块》有助于缓解PTSD

我们倾向于认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主要与军队和退伍军人有关,但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发现,它也可以被任何压力事件触发,包括自然灾害、家庭成员意外死亡或人身受到攻击等。NHS和牛津大学2017年在《Molecular Psychiatry》上发表了一篇关于PTSD的论文,他们没有寻求治疗方案,而是致力于预防。这个实验是基于“俄罗斯方块干预”的理念进行的。实验中,在参与或目击一场车祸后,在急诊室等待的人们可以玩《俄罗斯方块》,而其他人则进行书面练习。接下来的几天,他们被要求记录创伤记忆的过程。结果显示,那些玩《俄罗斯方块》的人出现的不良迹象要少得多。ArsTechnica表示,这些发现建立在以往的研究之上。在对创伤记忆形成至关重要的6小时窗口中,玩《俄罗斯方块》似乎扰乱了这些记忆,使它们不能形成那些日后困扰我们的东西。许多人称《俄罗斯方块》为“认知疫苗”,它甚至可以帮我们远离噩梦和恶魔的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