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怡: 小提琴是我最好的伙伴我的家人

陈家怡与小提琴大师马克西姆·文格洛夫。 受访者供图

  11月6日晚,在东莞玉兰大剧院的舞台上,陈家怡全身心投入地为家乡的观众拉起《流浪者之歌》,年轻的脸庞上只见从容稳健,音乐如水般自如流淌。经过学习和提升,这次登台表演,她的底气更足,是回馈家乡人民对她厚爱的最好时机。

  今年,陈家怡入选“艺起来——东莞文艺名家推广计划”,成为其中最年轻的推广对象。作为一个从莞城走出去的音乐新星,陈家怡在艺术道路上勤于探索,未尝止步,希望将美好的音乐与大家分享。这背后的进取和努力,无不展现着东莞青年的美好品质。

陈家怡已经有了很强的驾驭舞台的功力。 孙俊杰 摄

  □文:肖俏

  东莞女孩的卓越风采

  这次在玉兰大剧院演出的“艺起来——繁花知时节 绽放新时代”2018年东莞文艺名家推广计划成果展演,集中展现了19位东莞文艺名家推广对象的风采。演出融合音乐、诗歌、舞蹈、小品、相声、粤曲等表演形式,为观众带来一场丰富多元的文化盛宴。

  今年7月,东莞市文广新局组织召开了2018年东莞文艺名家推广对象人选评审会,本着优中选优、宁缺毋滥的原则,最终小提琴新星陈家怡、男中音歌唱家康健、词作家王琦、作家陈玺成功入选。

  当得知自己入选时,还不到22岁的陈家怡深感意外,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感恩。东莞是陈家怡梦想起航的地方,她根系东莞,从这里出发,一步步迈向自己的艺术之路。

  时光倒回到1996年,陈家怡出生于莞城一个幸福的家庭。她的父亲陈国华是小提琴爱好者,在父亲的影响下,陈家怡从5岁就开始接触小提琴。父亲可以说是她的启蒙老师,也是她的音乐助教、专职司机、曲谱管理员,还是女儿乐器的日常保管者。

  生活中的陈家怡是一个“假小子”,剪着短发,穿着牛仔裤,舞台上,她也有着不一样的台风。 受访者供图

  母亲汪泓则称自己为家怡的“头号粉丝”:“家怡学琴以来,我们作为父母,既是她的聆听者,也是见证者。我们要尽可能地去支持、配合、鼓励她。”

  陈家怡的家庭音乐氛围浓厚,学习资源也很丰富。但学琴之路的枯燥和辛苦仍然让小家怡没少哭鼻子。为了帮助孩子坚持学琴,父母时刻与陈家怡保持密切的沟通,不断给予她欣赏和鼓励。在汪泓看来:“家长欣赏自己的孩子,能够及时地给她鼓励,这比送什么礼物都重要。”

  同时,父母也尽力给女儿更好的陪伴。7岁开始,陈家怡师从星海音乐学院的李自立教授,汪泓经常陪着孩子一起学习。女儿在上课,汪泓就在一旁做笔记、录像,回来后再回放视频给家怡看,配合着她一起交流、学习。“我们要和女儿一起成长。女儿是父母的骄傲,父母也应该成为他们的骄傲,这是互相促进的。”

  有趣的是,一开始,陈家怡对拉小提琴并不算热爱,相反,她有着一个“篮球梦”。陈家怡曾就读于莞城中心小学和东莞中学,在舞台上精致典雅的她,却有些“假小子”的气质:一直是短发、牛仔裤,不到上台这种“万不得已”的时候不穿裙子。小学到高中,她曾是学校里女子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最喜欢NBA球星科比,对NBA、CBA如数家珍。而随着小提琴学习的深入,以及在表演、比赛中所获得成就感的累积,从高一开始,她对音乐的态度开始发生了转变,逐渐热爱拉琴,并在高二的时候,放下了自己的“篮球梦”,选择了艺术道路。

  2003年起,陈家怡连获六届广东省少儿小提琴演奏比赛金奖,成了广东省该赛事唯一的“六连冠”。2015年11月,她以总决赛排名第一的优异成绩荣获第十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小提琴比赛金奖,同时还荣获大赛唯一的中国作品演奏奖,一举成名。

  如今,陈家怡因为自己的好品格以及音乐成就成为家乡的骄傲。2015年,当东莞人在上海的地铁上看到陈家怡当选“上海大学生年度人物”的海报时,开心地拍下照片发给汪泓,说:“这是我们东莞走出去的孩子!”与他们分享这份荣耀。

  为此,汪泓感慨道:“家怡是由东莞培养出来的艺术人才。她在东莞的这些年,接受了很好的文化教育,为她的自学能力、时间观念、纪律性打好了基础,对她后来的能力提升有非常大的帮助。”陈家怡也表示:“我会不断努力,不断进步,不断向父老乡亲报告好消息。”

  踏实勤勉的求学之路

  陈家怡到了上海之后,师从上海音乐学院的俞丽拿教授。因为小时候未曾进入艺术院校接受专业、系统的音乐教育,她在基本功上比较薄弱。在俞丽拿的严厉教导下,陈家怡逐渐攻克了这个弱点。

  陈家怡的学习道路上少不了良师的教导和提携,对此她常心怀感恩。陈家怡介绍,李自立和俞丽拿两位恩师都会根据她所处的不同阶段提出不同的要求,且能激发、发挥她的优点与长处,鼓励她要有个性,而不是死板地效仿。“他们不止教会我琴艺,在做人,以及对艺术的追求上,也都是我的榜样。在生活上我们相处得也很融洽。”

  去年3月,陈家怡的求学之路迎来又一个转折点。

  上海是中国交响乐的发源地,上海交响乐团是亚洲最早建立的、久负盛誉的专业音乐团体之一。乐团音乐总监余隆向尚在上海音乐学院读大三的陈家怡伸出橄榄枝,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对陈家怡来说,却需要考虑再三,因为这意味着要暂时放弃自己在2016年决定出国深造的计划。

  最终,陈家怡决定接受这个机会:“后来想一想,先工作感受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学习最终也是要就业,要学以致用的。当然,最关键的是能被余隆总监器重并加盟国内顶尖乐团,确实也不是一般的运气。”

  对学习的渴求给陈家怡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和压力。从那时开始,陈家怡在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的学习课程以及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安排之间辗转奔波,一面专注学习,一边在演出排练中打磨自己。

  陈家怡排练的时间和上课的时间经常出现冲突,落下的课程需要她尽量找时间补上。为此,她每天清晨六点多钟就出门,赶最早的一班车到教学区,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再赶末班车回来,经常是十一二点才回到宿舍。这样一来,她每天仅能休息五六个小时,周末也无法休息。尽管觉得累,但她认为:“现在正年轻,能扛得住。”

  陈家怡也很注重音乐素养的学习和音乐知识的累积。在上海交响乐团里,但凡有演出、讲座、大师班,她都抓紧机会,尽可能地参加。往往乐团一个月季的演出安排刚出来,她马上就跑去抢票。每一个学期结束回家的时候,她都能抱回一大打演出门票。各种类型的演出、讲座一点点开拓着她的知识面,成为她的音乐补给站。母亲汪泓对此同样表达了她的支持:“她很注重学习,也很善于学习。我觉得这一点挺好的。”

  锐意进取的音乐人生

  9月1日晚,为期三周的第二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落下帷幕。经过三轮比赛的重重考验,世界各地高水平选手的激烈角逐,陈家怡名列第四,获得中国籍选手最好成绩。

  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是首个跻身国际性大赛的中国音乐赛事,因其规格高、难度高、曲目量超大被誉为史上“最难小提琴比赛”。也因此,陈家怡坦言比2017年在莫斯科拿到杨波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的第三名更满意。

  陈家怡的导师俞丽拿是这次比赛的评委之一,比赛结束后,俞丽拿表示,看到陈家怡表现得很稳很扎实,一轮比一轮好,简直要哭出来了。

  整个比赛前后耗费一个月的时间,对每个参赛选手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为了准备这次比赛,陈家怡从一年前就开始准备,在接近比赛的暑期两个月里愈加用功,“我上课精神更集中,练琴也更刻苦,花更多时间去抠细节。”从今年过年到现在,陈家怡瘦了足足有30斤。

  漫长的比赛过程就像一场马拉松,陈家怡在整个过程中,反而更能清楚体会到自己每一天,以及在台上每一秒心态的变化,从而针对这些变化去强化自己的控制力,随机应变地调整。“这个感受很深刻,也很有意思。”陈家怡坦言:“比赛前确实没想过能进入决赛,但随着比赛一场场推进,感觉自己发挥得还可以,对名次就有了点憧憬。”

  对陈家怡来说,参加比赛会让自己有一个更明确的奋斗目标,并不断从挑战中得到进步。在台下,她常常有不安,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但她又仿佛天生属于舞台,一旦上台,她就会把所有的情绪抛开,全身心投入演绎音乐,以强大的自信和自控力完美驾驭舞台。“家怡在台上台下判若两人。”汪泓谈到:“她演奏的曲目有自己的提炼和风格,比平时做得更好。”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的评委会主席表示,陈家怡的曲目拉得非常有个性。

  现在,两个月过去,比赛告一段落,陈家怡在音乐道路上继续前行。

  在上海交响乐团里,陈家怡得到了余隆总监的悉心栽培,如欧洲巡演、北京太庙“德意志留声机公司120周年庆典”等意义非凡的重大演出机会均得以参加,进一步开阔了她的视野。此外,她很热衷室内乐演奏,她所在的“松”弦乐四重奏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交流演出之后,近日又赴丹麦皇家音乐学院举行了专场音乐会。

  “演出的分量和难度都更高。”陈家怡介绍:“弦乐四重奏赏心悦目,但它需要非常精密与完美的配合,要完美呈现更不容易。弦乐四重奏之间更具有亲密感,合作得好就会是很享受的事情。”

  为了呈现高质量的演出,陈家怡长期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对身体会造成一定的伤害。汪泓不无心疼地说:“她有肩颈的病痛,每次回东莞都会抓紧时间找按摩师做理疗。就算只回来两三天,都会抽一天时间去调理一下。”

  为了增强身体素质,陈家怡很有规划地安排、调节着自己的时间,也尽量通过健身运动来保持自己的体能。10月底,她准备赴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演出,在高铁出发前的两个小时,她背着琴,拉着行李箱,拿着乐谱到健身中心,抓紧这一点空闲时间健身。她称之为“硬核早练”。教练夸赞她有健身意识。父亲陈国华则更为欣慰:“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离沪前都要抓紧时间去锻炼。这个娃可以!”

  11月27日,陈家怡又将重回东莞玉兰大剧院的舞台,将更好的音乐献给家乡。尽管现在的生活节奏十分紧张,但对陈家怡来说,只要为了音乐,都可以尽力克服,未来可期。“小提琴已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角色,是我最好的伙伴,是我的家人。”

  中国网汽车11月5日讯(记者 王芳)近两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迅猛,即便在今年汽车市场普遍遇冷的大环境下,新能源市场的表现仍然令人欣喜,据乘联会统计今年1-9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到61.3万台,同比增长98.0%。

  在销售量大幅上涨的同时,安全问题却开始显现,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质量发展局近日统计,截至到今年10月份,我国已发生新能源汽车起火事件高达40多起,包括比亚迪宋、力帆650EV、众泰云100等都发生过自燃事故,但由于起火原因较为复杂,可能与电器线路、燃料电池、机械干涉和外部火源等因素相关,且有些证据很可能在起火燃烧过程中消失或损毁,所以调查取证极为困难,监管部门目前已经对新能源安全问题高度重视。

  

  (图为自燃的比亚迪宋)

  今年1月,一辆特斯拉Model S在重庆某小区车库发生自燃,当时车辆并未充电,也未发生碰撞。从现场看,车辆内饰完好,着火点在车辆底部,分析是电池系统着火。

  今年8月,一辆比亚迪宋SUV在上海虹桥火车站附近,发生起火自燃。由于火势较大,相关部门临时对该区域交通管制。“车头和车舱”被严重烧毁,车辆后部则完好无损。

  同年9月,在广州,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力帆650EV纯电动汽车,底盘突然冒烟,随即起火。经初步判定为车辆被雨水浸泡导致电芯短路,导致其动力电池起火。

  同样是在9月,3辆众泰云100纯电动车在珠海某停车场充电时发生自燃,截至目前,官方并未给出具体事故原因。

  质量问题是起火事故根本原因

  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认为:“电池热失控是造成新能源汽车起火事故的主因之一,(所谓电池热失控,即电池在短时间内到达一定温度,会产生连锁热反应。)所以,产品的质量问题才是其根本原因,新能源汽车在设计、制造、验证、使用过程中没有严格遵守相关技术标准和规范。部分车企在和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进行赛跑,故留下了诸多安全隐患。”

  除此之外,也有业内专家表示,我国追求电池高比能量密度也可能是导致起火的主要原因之一。对此,新能源汽车专家王秉刚认为,“目前对电池的能量密度要求也要稳一稳,补贴政策最好不要提高续驶里程的指标。”

  根据清华大学动力电池实验室的研究发现,新能源汽车起火事故反映了新能源汽车产品质量问题包括,车辆使用过程中可靠性恶化;充电安全管理技术水平低下;以及电池系统热蔓延抑制技术水平有限。

  事故频发 监管总局将大力整治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质量发展局有关负责人近日就召回管理工作答记者问时表示,市场监管总局已经组织缺陷产品管理中心,进行新能源汽车缺陷调查10起,会同相关部门开展火灾事故现场调查5次,督促相关生产企业实施召回5次,此次召回所涉及5个企业,24个车型,共3.56万辆缺陷车辆,原因大多数是电控和机械故障。为此,记者查阅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网站,但截至目前,并未在国内汽车召回的相关信息中发现有涉及新能源汽车召回信息。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内容,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质量发展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开展对新能源汽车火灾事故的专项调查,以及开展信息共享机制研究,提升缺陷判定技术和能力,此外,还将加强召回的监管。同时,会同相关部门推动标准制修订、产品质量担保等制度,督促生产企业提升产品质量安全,保护产业健康发展,保障新能源汽车安全运行。

  尽快推出专属三包政策 维护消费者权益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超过160万辆,占全球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50%。但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自燃、电池没电、续航里程不足等问题逐步开始引起社会关注,尤其是近期频发的起火事故。

  对此,相关监管部门除了要开展新能源汽车安全的专项排查外,还应加快建立新能源汽车安全的相关标准及召回等制度。且尽早推出新能源汽车产品专属的“三包”政策,此前,新能源汽车的保修、更换、退货等相关规定都是参照传统汽车产品的三包政策,但其核心零部件,包括动力电池、电机、电控系统等却都不在传统汽车三包政策的对应条款中,也就是说,如果新能源汽车的“三电”核心零部件出现问题,传统的三包政策并不能约束企业,从而就会导致纠纷问题。所以,尽快推出新能源汽车专属三包政策,即能有效保护新能源汽车消费者的自身合法权益,也能促进新能源汽车行业整体质量水平的提升。

  让小木偶不再小众,上戏开出首个木偶皮影编导人才培训班

  第六届上海国际木偶艺术节刚落幕,数十台优秀木偶演出带来的余热仍在,上海戏剧学院趁热打铁,由其承办的国家艺术基金2018艺术人才培养项目《木偶皮影编导人才培养》课程昨天正式开班。编导人才培训班不少,专门为木偶和皮影戏开设的培训班还是第一个,可谓是开创了全国木偶界的先河。

TLB_2536_副本.jpg

图说:木偶演出 资料图

  本次培训班共招收了来自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木偶皮影专业团体的20名学员,专业方向涵盖了杖头木偶、布袋木偶、提线木偶和皮影四大主流品种。入选学员大多是各院团的业务骨干,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会长李延年提到,一直到开班前,还有很多人给他打电话说“李老师我们能不能学习”“我们很羡慕”,可见业内对这个木偶皮影编导培训班是渴求已久。李延年表示:“中国的木偶发展到了今天,遇到了瓶颈,这个瓶颈不是经费上的瓶颈,是人才上的瓶颈。”

  目前木偶皮影院团中编导人才的缺乏已经成了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一些基层院团,更加缺乏编导人才,导致很多院团只能请到跨界导演来排戏。花高价不说,经常有请来的导演不是木偶皮影的内行,他们仅仅把木偶当做手中的道具,剧本虽然完成了,但木偶皮影的特性却得不到展现。即使有好作品诞生,几乎也都是在本团、本艺术品种的专家的协助下共同来完成的。

上海戏剧学院木偶专业教师秦峰在淮海社区活动中心名家工作室为大家演示木偶的基本操作-郭新洋.jpg

图说:上海戏剧学院木偶专业教师秦峰 资料图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这些问题制约了各院团剧目的生产和创作,也呼唤着木偶皮影的专属编导早日像戏曲编导一样从罕见变得平常。首个木偶皮影编导人才培训班的开设,见证着中国木偶发展的关键时刻,李延年说:“传承,‘传’是手段,‘承’是目的,而展现就是我们的责任。”

  上戏作为全国第一所专业培养木偶、皮影从业人员的高等艺术学府,从2004年至今,已为全国各个木偶院团输送超过200余名专业木偶表演艺术人才。2008年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专业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木偶联会中国中心委托成立中国木偶皮影艺术人才培养基地。这十几年过程当中,上戏培养的学生屡获大奖。这次开设首个编导人才培训班,上戏专门请来一批国内外名师来开课。来自广东陆丰皮影戏传承保护中心的江海滨是本次年龄最大的学员,他说,通过这次培养班的学习,希望可以学以致用,将在上戏学到的知识应用到剧目的实际生产和创作中去,出精品,传承好木偶皮影。(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内新闻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