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原标题: 学校回应:已成立专班调查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日前,网友“陶崇园姐姐”发长微博称,其弟弟陶崇园就读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期间,因“长期遭受导师压迫,被迫叫导师爸爸、给导师买饭打扫卫生、被导师阻止深造”等原因,最终“实在受不了了”,于3月26日清晨在学校跳楼自杀。

3月31日,封面新闻记者从陶女士处获悉,目前学校暂未给出处理方案。

校方回应封面新闻称,事件发生后,学校已成立“专班”进行调查和处置。

家属:

“长期受导师压迫所致,还被迫叫导师爸爸”

陶女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弟弟陶崇园现年26岁,是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三的学生。几天前,陶崇园突然告诉母亲,“妈妈,我受不了了,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王某老师”,并于3月26日一早,从学校楼上跳下。

陶女士说,弟弟死后,家属通过查看他的聊天记录和个人物品,才知道弟弟在读研究生几年期间,“长期被导师王某压迫,被要求每天晚上八九点钟到导师家里做事、长期为导师买饭、被迫叫导师爸爸,想摆脱导师深造却被其阻止”。

陶女士在网上贴出多段聊天记录截图,并介绍网名为“90级本—王攀”的人,为导师王某,网名为“sunshine”的为弟弟陶崇园。

这些聊天记录显示,“90级本—王攀”经常要求“sunshine”在规定时间内为他买饭、在晚上规定时间内到他家里打扫卫生,甚至连找不到眼镜也会要求“sunshine”到家里帮找。

而“sunshine”则在“90级本—王攀”的“坦坦荡荡地说出那六个字”的要求下,回答称“爸我永远爱你”。随后,便一直称呼“90级本—王攀”为“爸爸。”

陶女士介绍,陶崇园当初因学习优异,被保送华中科技大学读研,但被导师王某以“读研期间每年补助5000元生活费、优先推荐进入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读博或访问”的书面承诺留了下来。

她认为,最终导致弟弟崩溃的原因,系弟弟想离开导师王某,去其他导师处深造,却被王某多次阻止,“这样一来,他既无法出国,也不能继续深造了。”

陶女士一并贴出了王某与其他导师的聊天记录。





不过,截至目前,校方和当事导师并未就网友“90级本—王攀”就是当事导师本人做出确认或回应。

当事导师:

暂未对事件做出回应

3月31日,封面新闻记者多次尝试通过学校公开电话联系当事导师王某,以求证QQ聊天记录的真伪,并听取他对此事的回应,但由于是周末,记者未能与其联系上。

截至目前,当事导师也未通过官方渠道对此事进行回应。

封面新闻记者从武汉理工大学官网“导师风采”一栏了解到,被指责的导师王某,男,1971年生,教授、工学博士、博士生导师,2003年7月—2005年6月在武汉理工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2000年任校批控制与决策研究所所长,2009年底参与创立武汉理工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并任副主任,现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通讯评审人、教育部科技奖励网络评审专家。曾任教育部博士点基金通讯评审人、湖北省青年科协理事、武汉模糊理论与工程学会常务理事、武汉理工大学“十五”重点科技发展领域“智能控制技术”领导小组副组长。

学校:

已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

3月31日,封面新闻记者通过短信,就“事件调查到什么进度、学校将如何处置”等问题,采访武汉理工大学相关负责人。

学校宣传部工作人员短信回复:

我部现就您关心的问题回复如下:3月26日,我校一在读研究生校内坠楼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事件发生后,学校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相关事宜,已经将初步调查情况向家属进行了反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原标题:趁火打劫?俄外交官被驱逐 美方忙着劝他们“投诚”

图为俄驻西雅图总领馆。(路透社)图为俄驻西雅图总领馆。(路透社)

海外网3月31日电 俄媒称,俄罗斯驻总领馆已应美方要求关闭,不过俄方人员决定不降下俄罗斯国旗,而是将其交由美国人处理。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当地时间周五(30日),俄罗斯驻西雅图总领馆的工作人员结束了最后一天的工作,聚集在租用的25层办公楼外合影留念,然后取下了墙上写有使馆名称的牌匾。报道称,美方将于4月2日关闭该场地,俄方人员必须在4月2日之前搬走所有文件和其他物品。

据报道,搬出的文件将运往俄方总领馆、俄驻西雅图总领事瓦列里·季马绍夫官邸,随后被分往其他俄驻美使馆。报道称,该官邸与租用的办公楼不同,是俄方外交资产,不过这里也将被清空,截止日期是4月24日。

俄驻西雅图领事参赞哈利特·埃辛3月28日曾表示,关闭俄驻西雅图总领馆官邸是对俄财产的“公然侵占”,违反了作为美国基本法律之一的私有财产权。美国国务院代表则表示,该部门会确保俄在西雅图的外交财产,尤其是被关闭的驻该市总领馆官邸的安全,称“我们会根据我们的义务,确保这些财产的安全,并保持其应有的状态。”

俄罗斯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表示,尽管俄方外交官已经搬出,但俄罗斯国旗仍将留在总领馆官邸上方飘扬。他说,“这是原则性决定——我们不会撤下国旗。我们将把国旗的安全问题,交给我们美国同仁的礼仪。”

报道称,俄罗斯外交部和俄驻美大使都表示,在俄方外交人员收拾行李准备回国期间,美国情报机构正忙着“抢人”。俄驻美大使安东诺夫称,“我们知道有人在对我们的外交官、我们的同事进行接触,试图说服他们与美国特殊部门合作。他们用各种听上去很美的承诺和说法进行包装,但从本质上来说,问题都是一样的:要他们基于美国的利益合作。”

当地时间周一(26日),由于英国指控俄罗斯涉嫌卷入前“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中毒一案,美国宣布驱逐60名俄外交人员,并关闭俄驻西雅图领事馆。作为回应,当地时间周四(29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将驱逐60名美国外交人员,并关闭美国驻圣彼得堡领事馆。

此前,英国首相特蕾莎·梅14日宣布将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随后德国、法国、波兰、立陶宛、捷克、澳大利亚、阿尔巴尼亚、丹麦、西班牙、意大利、荷兰、匈牙利、拉脱维亚、马其顿、挪威、罗马尼亚、芬兰、克罗地亚、瑞典、爱沙尼亚、乌克兰、加拿大、美国、爱尔兰、摩尔多瓦等国均宣布驱逐俄外交官。

当地时间30日,俄罗斯外交部召见23个西方国家驻俄大使,通知他们将按对等原则驱逐相应外交官数量。此外,俄罗斯还要求英国在一个月内削减使馆工作人员人数,使之与俄罗斯驻英国外交人员数量相当。

原标题:市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会 刘志宏主持 朱鹏当选运城市人民政府市长

新当选的运城市人民政府市长朱鹏进行宪法宣誓。微信公众号“运城新闻网” 图新当选的运城市人民政府市长朱鹏进行宪法宣誓。微信公众号“运城新闻网” 图

3月31日,运城市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

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本次会议执行主席刘志宏主持会议。主席团常务主席、本次会议执行主席安雅文、杜自立、侯伟建、郭宏、张守相、贾爱珍、张汪尤、赵振国在主席台前排就座。

会议应出席代表421人,实出席407 人,符合法定人数。

会议表决通过总监票人、监票人、总计票人名单;补选运城市人民政府市长。

根据大会选举办法和计票结果,经大会主席团确认,本次选举结果有效。朱鹏当选运城市人民政府市长。

根据大会主席团《运城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组织宪法宣誓安排意见》,全场起立,奏唱国歌后,新当选的运城市人民政府市长朱鹏进行宪法宣誓。

来源:微信公众号“运城新闻网”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潘亮 陈欣]“我们对法国在库尔德武装问题上的错误立场感到极度悲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30日表示。据法新社30日报道,此前一天,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组织成员,称希望斡旋安卡拉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对话。

英国广播公司(BBC)30日称,法国主动调停叙利亚北部冲突,土耳其今年1月起发动针对库尔德武装的攻势。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易卜拉欣第一时间对马克龙的提议予以拒绝。他还说:“我们不需要任何推动土耳其和恐怖组织进行对话、斡旋和接触的努力”,“友好国家”不应该将恐怖主义组织合法化。

法国《玛丽安娜》周刊29日称,马克龙有意向叙北部派出法国军队,以联合美军阻止土军在该地的推进。爱丽舍宫30日在一份声明中明确回应称,除了参与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国际联盟行动之外,法国没有在叙利亚进行单独军事行动。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0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29日在俄亥俄州一次集会上称,美军将很快撤出叙利亚。“我们正击溃IS,美军将尽快从叙利亚撤出,回到祖国。让别人去管吧。” 不过就在特朗普发表上述言论之前,五角大楼发言人怀特表示,“我们还有重要的工作要做,以确保在叙利亚彻底消灭极端武装分子。” 一名熟悉国际联盟行动的五角大楼官员向CNN透露,不知道总统是什么意思。美国军方当前的评估是,美国在叙利亚面临诸多挑战撤军还不是时候。美国国务院也否认掌握任何从叙利亚撤军的计划。

张一鸣若想真正实现其声称的社会责任,可能首先要正视算法中掩藏的价值观。

文 | 刘素宏

29日,央视财经曝光“今日头条”在二三线城市的App界面刊登虚假广告,"明着合法,暗中违规二次跳转广告页面"。3月30日,今日头条发布公告:向广大用户和受到影响的商家致歉。

将自己定位为一家技术公司的今日头条不断扩展自己的边界,从新闻资讯聚合软件迅速发展为囊括了内涵段子、西瓜视频、抖音等App的国民级应用。

作为一家拥有过亿用户的超级App,算法驱动下,今日头条不愿将自己陷入价值观的讨论,但却在不断扩张与发展中不得不正视价值观问题。

今日头条CEO张一鸣曾经在接受《财经》专访时阐述了媒体和企业的价值观,在他看来,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但今日头条不提倡。但如今看来,面对虚假广告与监管不严,算法难当遮羞布之任,张一鸣和头条都不得不正视自己的价值观。

到底是谁在纵容违规“二跳”?

在央视财经提及的案例中,一线城市监管环境更为严格,虚假城市专攻二三线城市,据广西的一位头条员工介绍,在“今日头条”上,首页刊登一个完全合法的产品广告,但是消费者点击进入之后,就可以完全不顾广告法的规定,患者现身说法、看病的老专家都可以有,想卖什么都可以。

违规“二跳”,本质上是逃避今日头条广告审核体系的作弊行为。今日头条在声明中甚至公布了“二跳”的两种变种:篡改页面——把合法的广告页面送审,但背地里,偷偷篡改成非法的广告页面。套户——非法产品套取合法产品的广告资质,来平台上投放。

而在追责上,今日头条则将其归结为管理漏洞,称外部利益诱惑四川分公司网服组两名员工以及南宁代理商员工违反公司纪律和监察制度,内外勾结,逃避今日头条的广告审核制度。

拆分来看,“二跳”行为涉及广告主、平台,而确保前端广告内容与链接内容是否指向同一商品、服务,不仅是广告主的责任,平台也有监管责任。

而且,与PC端的跳转通过URL变化不同,App内的跳转可能更隐蔽,更难被普通消费者感知,这也增加了“跳转”对消费者的迷惑性。

而在具体执行中,今日头条的部分工作人员不仅没有起到监管责任,反而为作假提供便利。在央视财经报道中,甚至今日头条工作人员表示,可以给没有合法资质的产品打广告提供方便,帮助制作假资质。

更长的利益链有待追问。

摆在今日头条面前的一道难题是,加强对跳转的监管,用更好的机制来解决内外勾结问题,担当起平台应该承担的监管责任。

另一个值得思考的细节是,这样的广告没有出现在一线城市,而是选择二三线城市进行区域投放,这样的“智能匹配”显然为广告商提供了更为细分和精准的目标群,但这样的“智能”并不美好,甚至是一场披着“智能”外衣的变相广告欺诈的升级。

价值观之辩

有趣的是,尽管今日头条火速道歉,但在今日头条App上以“今日头条”为检索词,出现的结果中排名第一的是“今日头条打击广告落地页违规“二跳”的声明”,向下滑动也未发现央视财经的调查原文,在其他App上搜索之后排名靠前的关于违规“二跳”的评论也未在今日头条的搜索结果中呈现。

今日头条页面搜索“今日头条”今日头条页面搜索“今日头条”
网易新闻页面搜索“今日头条”新闻页面搜索“今日头条”
新浪新闻页面搜索“今日头条”新闻页面搜索“今日头条”

接收推荐越来越多,搜索越来越少,这或许是未来人们获取信息的一个趋势,而更可怕的是,在个性化推荐的App中,即便主动搜索,信息源也已经经过算法过滤或者人工干预。

张一鸣并不避讳今日头条对内容的干预。

今日头条曾经截胡的广告,而接棒之后,人们的认知并未被引领到更加美好的未来。

百度的竞价排名曾经一度饱受骂名,魏则西更是对掌控垄断地位之后的超级App在商业与社会价值之间的平衡敲响了最强的警钟。

而一个不主张价值的超级App,或者说不能正视自我价值观的超级App,更会加剧垄断带来的认知风险。

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张一鸣关于价值观有一段论述:

“企业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我们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我们会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但我们不想教育用户。世界是多样化的,我不能准确判断这个好还是坏,是高雅还是庸俗。我也许有我的判断,但我不想强加我的判断给头条。如果我在现实生活中也没有说服别人,为什么我要通过我的平台说服别人?”

今日头条的了不起之处在于改变了信息分发模式,“千人千面”个性化推荐,然而,实现这种智能推荐的算法并非没有价值观。

张一鸣若想真正实现其声称的社会责任,可能首先要正视算法中掩藏的价值观。

目前业内比较通行的三种信息分发方式包括,人工分发、社交分发、机器分发。

通俗来说,人工分发就是传统媒体人扮演的守门人(gate keeper)角色来决定受众看到什么;社交分发则是、等社交平台的分发方式,好友决定了你看到什么;机器分发,即由人工智能基于算法来推送受众感兴趣的内容给受众。今日头条上的信息是由机器分发+人工分发一起完成的。

今日头条公关总监杨继斌曾经对新京报解释说,在今日头条平台上,算法负责99%信息的分发,作用在提升人们获取信息的“效率”,给用户“欲知的信息”;人工编辑负责的是“校准”算法,通过要闻、Push等手段,作用在让真正重大的新闻资讯穿透用户的兴趣过滤气泡,给用户“应知的信息”。

如何调教算法,这背后是价值观的大问题。包括如何设计广告分发系统,如何在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之间平衡,都是算法要平衡的。

算法需要不断改进与克制,掌握了大量流量的App也需要克制,面对流量带来的广告诱惑,需要节制,否则受害的将是用户。

情况悄然在发生变化。

在2016年底接受采访时,当被问及头条是否需要总编辑时,张一鸣称,如果头条有主编,他不可避免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选择内容,而我们做的就是不选择。

而事实上,如今今日头条已经有总编辑。

但这样的改变并不足够。

野心越大,越要正视价值观

“如果你非要问我头条的价值观是什么,我认为是——提高分发效率、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这是最重要的”。

这是张一鸣在媒体采访中所陈述的今日头条的价值观。

效率、满足用户信息需求,这样的说法乍一听很容易俘获用户芳心,但其实却规避了编辑主义或者说人工干预的标准问题。

近乎溺爱的“投喂”式方式,以及就此而产生的广告推送与监管问题,需要人与机器协同解决,而只有人工的效能得到正视,以及按照正确的价值观与机器互动,才能不让人工智能新技术变成人类认知的障碍,不过度偏食,或者导向虚假。

科技公司今日头条的野心确实不只满足于做媒体或者资讯聚合,这从他与微博授权纷争,推出内涵段子、西瓜视频、抖音等更加广泛的视频产品就可以看出。

今日头条目前也有类似百度蜂巢的竞价排名系统,互联网公告一直也是百度、今日头条这类公司的命脉。摆在今日头条面前的迫切问题是,做好信息背后的价值观规训,并且加强执行。

信息流广告被今日头条截胡的百度,经历魏则西事件之后,壮士断腕,叫停医疗广告,张一鸣曾一度聪明地宣称今日头条不做医疗广告,不会出现魏则西事件。

但如今看来,虚假广告、“二跳”等操作正在把今日头条带向另一个灰暗且危险之处。

如同此前拥有海量数据、掌握过亿用户入口的巨头一样,今日头条是时候正视自己的价值观,并接受来自用户和全社会的监督。